交通科学与工程
主办单位:湖南省教育厅
国际刊号:1674-599X
国内刊号:43-1494/U
学术数据库优秀期刊 《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库》来源期刊
       首 页   |   期刊介绍   |   新闻公告   |   征稿要求   |   期刊订阅   |   留言板   |   联系我们   
  本站业务
  在线期刊
      最新录用
      期刊简明目录
      本刊论文精选
      过刊浏览
      论文下载排行
      论文点击排行
      
 

访问统计

访问总数:26909 人次
 
    本刊论文
城际交通对长株潭经济一体化的促进研究

  基金项目:湖南省教育厅一般项目(2009C279)[摘 要]本文着重分析城际交通系统的改善对长株潭城市群经济要素流动的影响。从分析城际交通建设的布局合理性及其发达程度和物流货运量的正向关系出发,实证了城际交通促进了长株潭城市群经济一体化的发展。


  [关键词]城际交通经济一体化经济要素流动长株潭城市群一、引言当今社会,大都市圈是国家经济中产业创新和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而在城市群的经济发展过程中,城际交通的发展总是伴随着城市群的发展而发展。一方面,城市群经济一体化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必然伴随着大量的交通需求量的产生,因而,城市群经济一体化的发展促进了城际交通的发展。另一方面,城际交通发展到一定阶段,其拥有迅捷的运输能力又会加速长株潭城市群经济的发展。因此,二者之间的交互作用,在促进城市群经济结构变化和城际交通运行方式协调的基础上,共同促进了社会经济总量的增长。


  二、城际交通概述1.城际交通的概念城际交通是指通过对城际间的运输网络、运输装备、运输组织、运输法律法规和运输信息化5个层次的社会运输资源的整合,建立以民航运输、铁路、高速公路、水运为通道运输网络的运输系统。它的目标是“满足城际间运输市场的需求,快速提高城际间运输能力,快速提升运输服务水平和促进区域社会经济和交通运输的可持续发展”。


  2.城际交通的功能城际交通系统由空运、陆运和海运等各种运输方式构成的便捷、大运量、高速度的通道运输系统,它分为客运系统和货运系统,以此为载体,从而实现“客运快捷化、货运重载物流化”的发展目标,是城际间综合运输系统的骨干网络。


  三、长株潭城市群产生和发展概述长株潭一江三市,彼此相隔不到50公里,沿湘江呈品字形排列。长株潭作为中国老工业基地和中西部地区的主要城市群,综合了东部地区和中西部地区的发展特征,在全国具有代表性和典型性。20世纪50年代,就有专家提出三市合一、共建“毛泽东城”设想;80年代初,由张萍提出长株潭城市群区域一体化的设想和初步试验,1997年,湖南制定推进长株潭经济一体化战略;2005年8月,湖南省人民政府批准《长株潭城市群区域规划》,这标志着长株潭总体规划阶段的结束;2007年12月14日,经国务院同意,国家发改委正式下文,批准长株潭城市群为“全国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建设综合配套改革实验区”。至此,长株潭城市群的发展开始进入一个崭新的阶段。


  四、城市群经济一体化概述1.城市群的概述城市群的研究历史中,先后有英国学者霍华德(E. Howard,1898)的“田园城市”模式;法国地学者戈德曼(Jean. Gottmann)提出的全新的城市群体概念即“大都市带”(Megalopolis);美国学者弗里德曼将后工业化社会形态与功能上多核聚集的集合城市区描绘为“城市地域(Urban field)”;我国城市地理学者周一星在研究西方大都市连绵带和相类似的新型城市群空间组织的基础上,将我国沿海地区出现的城市群称之为大都市城市群(MIR)。我国学者姚士谋将城市群定义具有核心城市,并且由地域相近的、经由城际交通网络的不同城市构成的一个相对完整的城市“集合体”。


  2.城市群经济一体化的概述城市群经济一体化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它不仅体现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还具有其作为城市群体系统空间组织结构逐渐演进的特点。在这个演进的过程中,其功能和空间不断向更高级阶段推进。


  城市群经济一体化包含了一下三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市场经济社会中的经济要素诸如商品、资金、劳动力、信息等在城市群内充分地流动,以形成统一市场;二是通过政府宏观调控和市场经济等因素多重作用,加速了城市群间的不同城市主体实现了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共同发展的有效的产业集群和扩散的经济格局;三是随着城市群间的分工合作的不断加强,在市场经济的调节作用过程中,逐渐形成和完善了功能齐全、制度健全的城市群城市体系,并且随着城市群经济的发展,城市群城市体系将向更高一级阶段演化。


  五、城际交通对长株潭城市群经济一体化的实证研究1.长株潭城市群城际交通资源概况自长株潭的规划实施以来,三市间的城际交通资源发展非常迅速,目前已建立起以长沙为中心,铁路、公路、水路、航空为主的交通网络。其铁路资源方面,长株潭城市群境内有京广、浙赣、湘黔、武广四大铁路干线纵横,其中株洲是我国南方最大的交通枢纽;其公路资源方面,该区域内共有不仅有国道4条,省道18条,同时还有京珠、上瑞高速的穿越;长张高速和长永高速的延伸;城际间已经建立了长潭西线和长株高速,因此城际间公路交通网络发达、纵横交错;其水路资源方面,湘江贯穿整个长株潭城市群;长株潭城市群航空资源,现有民用航空定期航班通航机场1个(长沙黄花机场),开通航线100多条。


  2.促进长株潭城市群经济要素流动通过公路运输实现的人流和物流方面,以2006年数据为例,长株潭城市群辖区内共有物流量为2478万吨,物流周转量为1094995万吨公里;公路客流量11863万人,客流周转量为1073632万人公里;在水运数量上,以2006年数据为例,人流量为10238万人,人流周转量为618539万人公里,物流量为9784.48万吨,物流周转量为730402.75万吨公里,内河港口货物吞吐量为1020.6万吨。


  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随着长株潭城市群城际之间的水运和陆运技术的改善,高速公路的修建,有效地加速了人流、物流和资金流在长株潭城市群的循环与更新,为其经济一体化提供了充足的血液和保障。人流、物流以及资金流的相互作用,使得它们在流通过程中形成了一种良性循环,这样保证了生产要素流动更加合理,实现了整体优势的加强,资源得到共享和合理配置,从而使得城市群的经济在外向型经济方面有更大更高的发展空间。


  3.推动长株潭城市群城市职能分工和产业的集聚与扩散长株潭三市产业集群在城市群发展过程中形成了各自的分工。 长沙形成了以电子信息、机械制造、食品加工、生物医药、新材料为主的产业体系,科研和技术服务等第三产业比较发达。株洲形成了以交通运输设备制造、有色金属、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非金属矿物制品为主体的产业体系;湘潭形成了以钢铁、机电及机械制造、化学原料及精细化工为主的产业体系。因而,通过建立产业集群内部比较严密的分工和合作体系,能够有效地充分利用各地的资源优势,充分发挥各地所长,实现规模经济效益,同时利于企业充分利用外部资源防范外界不确定性风险,最终实现了企业的外部范围经济。


  城际交通的发展一方面使经济要素的流动摩擦的减少,从而有效地保证了长株潭城市群内部不同地区间的专业化分工和产业的空间的合理布局,进而产生集聚效应,从而达到协作明确、资源共享、规模报酬递增、社会整体经济福利水平共同提高的目标;另一方面改善了长株潭城市群的投资环境,优化了经济要素在长株潭城市群间的成长条件,为国内外资本在长株潭进一步集聚提供了保障,为长株潭的充分发挥整体集聚效应建立交通基础,这些基础硬件设施的完善,将有效地促进长株潭城市群的产业结构调整,加强长株潭城市群和周边城市的产业对接和优势互补。因此,城际交通的发展有效地推动长株潭城市群城市职能分工和产业的集聚与扩散。


  4.完善长株潭城市群城市体系随着长株潭城市群建设进程的加快与区域规划的实施,长株潭城市该区域内不仅有国道4条,省道18条,同时还有京珠、上瑞高速的穿越;长张高速和长永高速的延伸;城际间已经建立了长潭西线和长株高速,因此城际间公路交通网络发达、纵横交错。特别是城际高速公路的建设,大大促进了沿线中小城镇的发展,在总体上形成了以长株潭为核心城,各小城镇为卫星城,从而形成了等级层次分明的城镇体系,在核心城和卫星城互利共赢的发展过程中,将体现较高的城市群体能级效应。    长株潭城市群城际交通资源的发展程度是反映长株潭城市群生产力发展水平的一个要素,生产力的高度发达反作用于长株潭城市群,促使其出现核心极的反聚集效应,同时不断进步的城际交通的技术促进了城市的城市极核的扩散,从而为扩大化的长株潭城市群(3+5)的发展提供了核心动力源泉。


  先进的长株潭城市群城交通技术为该城市群经济发展提供有效的基础设施保障;完善的长株潭的远景战略规划为长株潭的发展提供了动力和方向,它将大大提升长株潭城市群整体的集聚功能,二者的共同作用使得长株潭的核心城市和卫星城市共同进步和发展,从而保证城市群体系等级的不断完善和发展,以构建合理的城市群等级城市体系。


  六、结语城际交通的发展是反映城市生产力发展水平的一个要素,它有力地促进区域社会经济和交通运输的可持续发展;城市群经济一体化是指城市群里的城市间的经济要素自由流动,各城市间分工合作,优势互补,实现城市群经济可持续发展。本文从分析城际交通建设的布局合理性及其发达程度和物流货运量的正向关系出发,实证了城际交通对城市群经济一体化的作用,即促进经济要素流动,深化城市群城市间产业的集聚与扩散,以构建合理的城市群等级城市体系,从而有效地促进城市群经济一体化的发展。


  参考文献:


  [1]Manfred F,Javier D,Snickars F,大都市创新体系[M].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2]沈志云。交通运输工程学[M].人民交通出版社,1999[3]马啸飞。提高铁路货运旅行速度,扩大在货运市场中的占有率。北方交通大学[硕士学位论文],1999[4]彭福清等。长株潭城市群公共管理研究[M].湖南人民出版社,2009[5]张萍。城市经济联合体是商品经济发展产物[J].经济日报,1986[6]张萍。张平委员提出三点建议[J].湖南日报,1982[7]来亚红。长株潭城市群“两型社会”综合改革实验区刍议[J].湖南行政学院学报,2008[8]霍华德。金经元译。明日的田园城市[M].北京商务出版社,2000[9]Gottmann J.Megalopolis;The Urban Northeastern Seaboard[J].Economic Geography,1957.33(7):31-40[10]Gottmann J.Megalopolis;The Urban Northeastern Seaboard of the United States[M].Cambridge,the MIT Press,1961[11]Friedmann J, Miller J. The Urban Field.Journal of the American Institute of Planners[J].1965,131:312-320[12]周一星。城市地理学[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5[13]姚世谋等。中国城市群[M].合肥:中国科技大学出版社,2001


特别说明:本站仅协助已授权的杂志社进行在线杂志订阅,非《交通科学与工程》杂志官网,直投的朋友请联系杂志社。

版权所有 © 2009-2021《交通科学与工程》编辑部  (权威发表网)   苏ICP备12048821号-1   --